凤凰彩票投注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

2018-08-13

凤凰彩票娱乐平台

  这里提出最重要的五大法宝:  一、及时合理应对:失眠持续时间未超过1个月尚属急性失眠,拖延和不当的应对会使失眠更加复杂迁延。因此发现自己出现失眠时即应正视,采取积极合理的应对措施。但无需着急害怕,要知道多数情况下失眠只是身心失衡的一个小小警报信号,提醒我们要采取必要的行动,而其本身并不危险。  二、分析相关疾病和药物:需考虑(1)自己已有的疾病是否近期有波动,(2)失眠前有没有新加用某种药品或保健品,(3)近期有没有新出现某些症状,如神经科症状(头痛、头晕、健忘、感觉或运动异常等)、精神科症状(情绪低落、失去兴趣、注意力不集中、持续担忧、紧张害怕、精神亢奋、躯体焦虑症状如心慌尿频等),(4)有没有长期存在而被忽视的睡眠相关症状(睡眠中呼吸暂停、憋醒或梦中激烈的动作等)。

今年春天,漫威电影《黑豹》掀起一阵“瓦坎达”热潮,电影中的少女科学家苏里公主(Shuri)和她的诸多奇妙发明让人印象深刻。

作为新出场的漫威女角色,她没有超能力,但凭借过人的智慧在电影中大放异彩,正应了那句话——“Brainyisthenewsexy”。 这位天才少女科学家只是一个虚拟人物,但现实中,年纪轻轻就在科技领域成就非凡的少女们并不鲜见。

电影《黑豹》中的天才少女Shuri文/乐天行动派(微信ID:letianxingdongpai)16岁的斯蒂芬妮(StephanieTena)走得更远,她步入了当下女性工作者寥寥无几的人工智能领域。

斯蒂芬妮在高中的时候就热爱编码,大一的时候偶然在网上发现了一个叫做AI4ALL的组织官网,这个组织为高中生开办有关AI的夏令营。 网站上有一句大大的标语:“AI将改变世界。

谁来改变AI?”斯蒂芬妮想,或许她可以。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斯蒂芬妮住在加州萨利纳斯峡谷的一个拖车公园里,妈妈是墨西哥移民,在附近的农场以摘草莓为生。 斯蒂芬妮有一头长长的黑发,声音富有活力,声调高高的,举手投足总是从容淡定:她称其他同学为“我的同龄人”,认为导师是“著名教授”,还掌握了专业的科研用语(“我的假设被证明是不正确的”)。 斯蒂芬妮在母亲工作的农场里摘草莓斯蒂芬妮在初中的时候参加了当地社区大学的一个编程俱乐部,自那以后已经写了好几年的代码。 比起历史,她认为自己对科学更感兴趣。 8年级后的那个夏天,她坐飞机到洛杉矶参加由超级名模卡莉·克劳斯(KarlieKloss)开办的编程夏令营(这位名模在自学编程之后一直钟情于此)。 在那里她学习了一些编程语言,还开发了一个网站。 她攒了一年多的钱,包括零花钱和在茶水店打工的薪水,还买了一台新的MacBook。

热衷于编程和人工智能行业的她如今正努力用所学知识调查家乡水污染的情况但尽管斯蒂芬妮向AI4ALL申请了全额奖学金并成功了,她仍对AI知之甚少。 她也不完全了解AI4ALL存在的原因:如今的计算机科学家中有四分之一是女性,但在AI领域,女性显然仍寥寥无几。

虽然没有关于AI领域女性从业者的官方数据统计,但是在去年AI领域的顶级会议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年会(NIPS)上,女性仅占与会者的17%。 AI被认为是所谓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蒸汽机、电力和大规模生产以及数字时代之后)的主要推动力。

关键的几个科技公司如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微软等都在围绕这一主题调整自己的战略。

算法引导着越来越多的现实世界中的决策:医生借此检查癌症、有关人员借此决定谁应被释放出狱、应聘工作或申请贷款。

尽管一些知名的技术专家,如埃隆·马斯克(ElonMask),已经表达了他对AI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潜在威胁的担忧,有一些从业者已经发现了更亟待解决的问题:AI并不像上帝一样全知全能,它可能就像发明它的人类一样存在偏见,甚至容易犯错误:今年早些时候谷歌照片就自动将两位黑人的照片标记为大猩猩,似乎AI不太分得清白人以外的脸。 在亚利桑那州,一位行人不幸命丧优步自驾车车底。

尽管在现实世界中女性正努力争取性的自主权,但大多数男性机器人专家设计建造的AI增强型机器人,仍然是女性性爱机器人。

像斯蒂芬妮这样的人步入AI领域不仅对科技业十分重要,更是对身处这个日益受算法驱动的世界中的我们尤其重要。

更多解读:斯蒂芬妮的姐姐把她送到这个夏令营时,已经是这个项目开启的第二年了。 那里的女孩有的来自硅谷,也有来自美国其他地方的,最远的甚至来自巴基斯坦。

她是那里少数几个讲西班牙语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来自加州农业区的。

当斯蒂芬妮得知有人已经掌握了Java和Python编程语言的时候,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她就爱上了那里的环境。

同时,她被李飞飞的成长经历深深激励了,16岁就来到美国,从一个不懂英语的小姑娘成长为了顶级AI专家;她不仅任教于斯坦福大学,更是谷歌高管。 斯蒂芬妮也很享受校园生活,当结束为期两周的夏令营时,斯蒂芬妮和她的朋友们已经可以为一辆小型自动驾驶汽车编程了。

更多解读:人工智能了领域不能忽视的10位女性,第一排中为李飞飞自那以后,斯蒂芬妮对编程有了更深的了解,但同时也意识到这个领域中的潜规则可能会把她这样的人拒之门外。

她说:“如果一个项目中的人都是单一性别或同一种族,他们就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考虑,最终的结果也会是像为某个单一群体量身定制的一样。 ”回到家乡以后,斯蒂芬妮在当地的公立初中创办了一个人工智能俱乐部。 她每周一下午去教Java的基础知识,要知道,曾经的她对此还一窍不通,现在已经相当拿手了。

除此之外,对图灵这样的重要人物以及为网站编码的过程她也都很了解。 她算了算,俱乐部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女孩儿,少数民族更是超过四分之三。 她还在学校首届高级计算机科学课程得到了A的成绩。 Tena在高中的俱乐部里教其他同学如何编程像这样的少女科学家还有许许多多,比如刚刚获得了美国戈德华特奖学金的来自卡耐基梅隆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的大三学生特蕾泽,她在冶金学和材料学方面颇为突出,并将继续深造攻读博士;还有五名肯尼亚高中女生,她们发明了一款叫做“i-cut”的app,来帮助那些被迫接受割礼手术的女孩向当局发出求救信号,幸存者还可以向当地政府举报他们的违规行为,并找到当地的救援中心获得援助,而以上所有的这些举措都仅仅只需要按一个按钮……更多解读:这些未来的少女科学家们不仅天资聪颖,更重要的是有着过人的勇气。 因为她们不仅要解决科学研究中的难题,还面对着来自界内外的质疑目光和歧视性潜规则。

但也正是因为有她们的坚持,悬于职场女性头上那片“玻璃天花板”才更有可能被打碎。

幸运的是,在这片战场上,女孩儿们并非孤立无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益机构和非营利性组织将目光投向科技界,致力于帮助那些原本注定与科研无缘的人重获步入该行业的机会。 无论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支持的“科技女孩(Girlsintech)”项目,还是盖茨基金会与李飞飞教授联手推出的“AI4All”计划,都意义重大。

来自多方的努力意味着,我们或许真的很快可以看到:年轻姑娘们的“美梦”,不再只是童话。 ·)延伸阅读:·)综合。